蓝导航500柠檬巨人福利,狂躁女人出白浆免费视频,蝌蚪网国产精品网在线观看_无码

        1. <pre id="nacad"></pre>
            2021年06月04日 星期五


            車明懷:為什么說解放西藏是和平解放?

            2021-06-04 09:45:48   來源:中國新聞網   

            分享:

            \
            車明懷。本人供圖
             
              編者按: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在北京簽訂,解放西藏終成于和平談判。究其歷程,耐心細致的爭取工作是和平解放的主要方面,即使以打促和的昌都戰役,也是在和平爭取的大方向引導下成功進行的。在整個和平解放西藏的進程中,鮮明地表現出中國共產黨、中央政府維護西藏民眾利益、依靠為民謀福祉的政策、慎重穩進解決西藏問題的初心。今年正值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中新社特邀西藏自治區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車明懷撰文詳解,為什么說解放西藏是和平解放?以史明理,以饗讀者。
             
              和平解放西藏是中國歷史的有效延續
             
              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藏民族和國內各民族有著共同的歷史淵源??脊抛C實,早在一萬年前,藏、漢、羌等各民族的先民就在甘、青、川、滇、藏等區域共同生活與交流。唐朝對吐蕃實行的和親、會盟、封授等政策,表明對吐蕃政權已經有了政治上羈縻之因素、經濟文化上交流之關系。唐宗室女文成公主嫁到吐蕃,標志著唐蕃間“社稷如一,親如一家”關系的建立。其后,唐高宗授予松贊干布“駙馬都尉”之職,并大贊他的忠心,下令立松贊干布石像,與唐朝其他業績昭著的王公將相的石像一起置于唐太宗陵旁。
             
              進入元代,西藏納入了中央政府的有效管轄,歷經明、清、民國等時期,西藏地方已經成為中華民族共同體的重要組成部分。和平解放西藏是中國歷史的有效延續。
             
            \
            資料圖:藍天白云映襯下的布達拉宮。中新社發 貢嘎來松 攝
             
              從當時中國人民解放事業的大趨勢以及國內外形勢講,和平解放西藏如箭在弦上緊急而迫切。1949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此時,人民解放戰爭已經取得了決定性勝利,至年底,西部大部分民族地區陸續獲得解放,進軍西藏、解放西藏已成為中國各族人民解放事業的組成部分。而此時的西藏由親帝分裂勢力所控制,他們加緊與帝國主義勢力勾結,制造了驅漢事件,企圖阻止解放西藏。1949年11月,西藏地方私自決定派人到美國、英國、印度乞求援助,同時將地方武裝主力部署于金沙江一線,妄圖阻止西藏的解放。此時的美國、印度等反華勢力,也在暗中蠢蠢欲動,策劃把西藏從中國分裂出去。具有反帝愛國斗爭傳統的西藏人民,對親帝分裂勢力損害祖國統一的行徑堅決反對,渴望西藏的早日解放。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當日,十世班禪致電毛澤東主席和朱德總司令,表示擁護中央人民政府,請求速派義師,解放西藏。
             
              12月,西藏地方原攝政熱振的卻本堪布益西楚臣,到青海西寧向解放軍控訴帝國主義破壞西藏民族內部團結的罪行。1950年1月,在京的藏族人士集會,要求迅速解放西藏。為挫敗親帝分裂勢力勾結外國勢力、策劃“西藏獨立”的陰謀,完成祖國大陸的統一,滿足西藏人民盼望解放的愿望,中共中央、中央軍委決定,在和平解放西藏方針政策的指導下,敦促西藏地方當局派人商談西藏和平解放事宜,同時以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第十八軍為主力,在其他各軍的配合下,從川康、青海、新疆、云南等方向四路向西藏進軍。這就是和平解放西藏前夕所面臨的國內外局勢。
             
            \
            資料圖:拉薩八廓街上的市民、游客。中新社發 貢嘎來松 攝
             
              中共中央作出和平解放西藏的大決策
             
              中共中央、毛澤東主席根據國際國內和西藏形勢,高瞻遠矚,充分考慮國家利益特別是西藏人民利益,作出了和平解放的大決策,這是與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相一致的。中國共產黨自誕生之日起,就把為全國各族人民謀利益寫在自己的旗幟上。在1935年中國工農紅軍路過川西高原藏族聚居區時,就幫助過當地人民建立政權,爭取解放。隨著人民解放戰爭的勝利,解放西藏已提上重要議事日程。1949年2月4日,毛澤東在西柏坡村與來訪的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米高揚談話時說,西藏問題也并不難解決,只是不能太快,不能過于魯莽,因為交通困難,大軍不便行動,給養供應麻煩也較多;再是民族問題,尤其是受宗教影響較深的地區,解決它更需要時間,須要穩步前進,不應操之過急。隨著解放戰爭的節節勝利,中央對解決西藏問題的考慮和籌劃逐漸明晰,即根據西藏實際,爭取以和平的方式解決之。8月6日,毛澤東在給彭德懷的電報中指出:“班禪現到蘭州,你們攻蘭州時請十分注意保護并尊重班禪及甘青境內的西藏人,以為解決西藏問題的準備。”
             
              當時中共中央考慮解放西藏,首先要保護西藏人民的利益,和平解決為上策。在解放西部民族地區時,已經有了和平解放綏遠、新疆的模式可資借鑒,只是西藏遠比綏遠、新疆復雜,既有民族宗教問題,又有西藏內部不團結問題,同時還有帝國主義勢力的挑撥,和平解放是贏得人心,長遠解決西藏問題的關鍵。因此進軍西藏,經營西藏,要由民族團結入手,重視民生問題的解決,團結上層愛國人士,做好影響群眾的工作。當時西南局書記鄧小平說得較明確:“解放西藏有軍事問題,需要一定之軍事力量,但軍事與政治比較,政治是主要的。從歷史上看,對西藏多次用兵未解決,而解決者多靠政治”,“政策問題極為重要,主要是民族區域自治,政教分離,團結達(賴)、班(禪)兩派。”鄧小平特別強調“解放西藏,要靠政策走路,靠政策吃飯”。
             
              基于和平解放西藏的原則,經中共中央批準,組成了以張國華為書記的西藏工作委員會,負責統一籌劃進軍和經營西藏的工作。由青海、云南和新疆部隊各派出一部兵力,配合西南部隊的行動。西南局經調查研究認為,“爭取西藏和平解決的可能性較前增大”,在進軍西藏時,擬特別加強政治工作,包括派人入藏,并請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播放藏語節目,著眼于爭取西藏上層等。為了同西藏地方當局談判,中央批準西南局擬定的“十條”作為和平解決的基礎,“十條”內容表現出很大的和平誠意,如承諾“西藏現行各種政治制度維持原狀,概不變更,達賴活佛之地位及職權不予變更,各級官員照常供職”;“實行宗教自由,保護喇嘛寺廟,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風俗習慣”;“維持西藏現行軍事制度不予變更,西藏現有軍隊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武裝之一部分”;“有關西藏的各項改革事宜,完全根據西藏人民的意志,由西藏人民及西藏領導人員采取協商方式解決”;“人民解放軍進軍西藏,鞏固國防,軍費完全由中央人民政府供給”等。
             
            \
            資料圖:西藏墨脫縣城蓮花湖風光。中新社記者 江飛波 攝
             
              從以打促和的昌都戰役到先遣支隊進軍阿里
             
              實際上,人民解放軍進軍西藏,基本上是以和平的方式進行的。當時向西藏進軍的都是戰斗力極強的部隊,他們在解放戰爭中對國民黨軍隊可謂“橫掃千軍如卷席”,但向西藏進軍時,主要任務則是耐心細致做爭取工作。即使不得已被迫采取軍事行動,也是以和平爭取為主、軍事為輔的方式進行,即使唯一的昌都戰役也多考慮盡可能避免軍事沖突,不得不用兵處則盡量少地斃傷敵方,以擊潰、包圍繳械為上策,對于已經放下武器的藏軍發放路費遣散回家。此役不僅爭取了藏軍第九代本陣前起義,還在朱古寺成功爭取了阿沛·阿旺晉美率領的兩千五百多藏軍投誠。昌都戰役也是一場贏得人心的大考,此役準備的時間之長前所未有,如按全國解放戰爭的正常進展進行,對區區數千人、戰斗力極弱的西藏地方武裝何以拖了半年時間,進而用兵時也傷亡很少,這足以說明和平解決的誠意。
             
              在此役中,人民解放軍嚴格執行民族團結政策,部隊在行軍中一律不住民房,不進寺廟,在野外搭帳篷宿營;一些部隊途中斷糧,也不妄取群眾一粒糧食、一頭牛羊。解放軍嚴格執行政策紀律,藏族同胞看在眼里,記在心上。在戰役開展的行動中,沿途藏族群眾紛紛趕著牦牛、馱馬前來支援解放軍,如德格龔埡村藏族婦女曲美白珍用自己的兩頭牦牛、一匹馬,在120公里的運輸線上,一直往返馱運物資。雨雪天,她用自己的衣服蓋住馱子,保護運輸物資。在往返搬運中,與男子一樣沖在前面,雙腳磨破,忍著疼痛仍然堅持前進。從爭取民心的角度看,昌都戰役圓滿實現了以打促和、爭取民心的目標,這是和平解放西藏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
             
              而從新疆進軍阿里的先遣連的表現,同樣實行的是和平解決之政策,先遣連進到阿里后,多宿營于荒無人煙的高寒地帶,由于后方運送物資跟不上,每人每日只吃兩次玉米稀飯也難得到保證。干部戰士的棉衣破了用麻包口袋縫補,沒鞋就用野馬皮做皮窩子穿。沒有針線,用駱駝毛捻線,削羊骨做針,還用野馬皮做臉盆、水桶等。因嚴重缺氧,長年吃不上蔬菜,營養不良,加之缺醫少藥,干部戰士患病者日漸增多。在十分困難條件下,總指揮李狄三仍帶著先遣連堅持做上層統戰工作和影響群眾工作。他們宣傳黨的民族政策,幫助群眾放牧、撿牛糞、醫治疾病,還把自己所帶的有限衣服、糧食、茶葉等救濟貧苦牧民。在如此艱苦的環境里,先遣連堅持到后續部隊的到來,而李狄三及五十多名戰士則將年輕的生命定格在阿里高原。
             
            \
            資料圖:拉薩春日風光。江飛波 攝
             
              和平解放西藏終成于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的和平談判
             
              和平解放西藏是一個非常大的系統工程。在四路進軍西藏的同時,還派出了多路勸和團進藏做說服工作,甚至出現康區的大活佛格達在勸和途中被西藏地方當局阻止并加害的情況。盡管如此,中央政府仍以極大的耐心爭取和平解放,終于促成了西藏地方當局與中央政府的和平談判。和平談判過程是中央政府與西藏地方政府充滿著友好協商的氛圍,每一段條款都反復征求西藏代表的意見直到其滿意為止。在草擬協議特別是翻譯藏文的過程中,雙方代表對協議條文的文字進行了推敲和潤色,并經毛澤東主席親自審定。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的簽字儀式在北京舉行。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朱德、李濟深和政務院副總理陳云主持簽字儀式。中央人民政府全權代表李維漢、張經武、張國華、孫志遠和西藏地方政府全權代表阿沛·阿旺晉美、凱墨·索安旺堆、土丹旦達、土登列門、桑頗·登增頓珠都在協議上簽字蓋章。李維漢和阿沛在簽字儀式上致詞,朱德副主席講了話?!蛾P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是馬克思主義同中國革命具體實際相結合的產物,是中國共產黨成功地解決國內復雜民族問題的典范。它正確地回答了當時由于西藏特殊情況所提出的涉及中國長遠戰略利益和國家安全的問題,為西藏的發展進步開辟了一條寬闊的大道。
             
              根據協議,西藏地方政府協助人民解放軍向西藏腹地及各邊防要地和平進軍,五星紅旗插上了喜馬拉雅山。和平解放西藏是中國近代史上的重大事件,是中國歷史發展的必然,譜寫了西藏劃時代的歷史篇章。西藏的和平解放,使西藏人民永遠擺脫了帝國主義的羈絆,從此西藏人民再也不受帝國主義的欺辱和奴役;西藏的和平解放,使西藏回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懷抱,完成了祖國大陸統一的偉業,結束了中國近代以來在西藏地區“有邊無防”的不利局面;西藏的和平解放,有力地加強了國家對西藏地區的管理,結束了西藏內部的長期混亂和紛爭,為西藏的社會進步和繁榮、為西藏各族人民的福祉提供了強有力的政治保障。從此,西藏各族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發展經濟、文化、社會等各項事業,一個欣欣向榮的社會主義新西藏展現在世人面前。(完)
             
              車明懷:曾擔任西藏自治區社會科學院(社會科學聯合會)副院長、社科聯副主席等職務。曾多次參與涉藏白皮書的撰稿、討論或修改工作。
             
              主要研究方向為藏學、歷史學和民族學等。主要著作:先后主持編著出版《西藏地方與中央政府關系史》《邊疆憂患錄》《天朝籌藏錄》《執政中國·西藏卷》《民國藏事亂局留給后人的啟示》《中華民族歷史背景下的藏事論衡》等歷史專著。

              作者 車明懷(西藏自治區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
            ?
            蓝导航500柠檬巨人福利,狂躁女人出白浆免费视频,蝌蚪网国产精品网在线观看_无码